江苏名仁律师事务所
我所陈楚清、顾登来律师代理的二审案件改判胜诉,为当事人挽回195万损失
2017-11-01  阅读量:635

《 违约金约定过高应予调低 》

我所陈楚清、顾登来律师代理的二审案件改判胜诉,为当事人挽回195万损失

  一、基本案情

  2001年,陈某、李某等四人在广州设立A 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法定代表人是李某,2012年李某起草修改原章程增加一条:“公司股东在自动离职后5年内不得从事与原公司相竞争的同类业务,否则按照公司注册资金的2倍赔偿因此给公司造成的损失”。后因公司经营不善,2012年股东会通过股东决议,同意公司停止经营,所有员工解散,并约定李某在收购其他三人的股份后负责公司清盘。之后陈某离开公司但并未及时办理股东变更登记,A公司未注销也没有恢复生产且存续至今。2013年陈某入股苏州B公司担任总经理,该公司经营范围与A公司业务具有高度重合性。A公司知情后,向广州市某区法院提起诉讼,认为陈某违反公司章程约定,请求判令陈某赔偿200万元。2016年8月份,该区法院判决陈某违反公司章程应赔偿200万元,B公司承担连带责任。陈某不服,委托名仁律所向广州中院上诉,代理人陈楚清和顾登来两位律师经过研究,认为原审判决违约金显著高于实际损失,显失公平,二审应予调低。

  二、争议焦点

  章程约定的赔偿200万元的法律性质? A公司的实际损失金额? 上诉人违约的程度和后果?

  三、判决结果

  2017年3月,广州中院判令变更原审法院赔付200万元的判决,改判为支付5万元。

  二审法院认为:A公司章程规定的按照注册资金2倍进行赔偿,该责任具有违约责任的性质,本案仍应结合陈某违约的情况以及A公司有无遭受损失以及损失的大小,再结合陈某在苏州B公司任职的时间以及该期间A公司的实际经营状态、两家公司经营场所等情况综合分析,原审法院判决陈某赔偿A公司200万元欠妥,酌情应调整为5万元。二审法院采纳了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和代理人的代理意见。

  本 案 启 示

  就当事人自由约定的违约金,无论是赔偿性额还是惩罚性的,都应当严格遵守,这是合同严守原则的当然要求,但过分的合同自由,可能会使违约金条款异化成为一方压榨另一方的工具,使得非违约方获得额外的非法利益。《合同法》第114条第2款的立法精神体现了违约金以补偿为主惩罚为辅的公平原则,而如何认定约定违约金是否过分高于实际损失法院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一审法官机械引用了章程约定的200万元金额作为实际损失有误,在被上诉人没有充分的损失证据的情形下,二审法院酌定5万元,依法平衡了双方的利益。

  二审中,代理人为了佐证损失和因果关系问题,提交了A亏损是在陈某离开公司前就发生的证据,与陈某和B公司不存在因果关系,而且陈某的离职是因为公司经营不善而被迫离开,并非主动离职;提交了A公司的员工社保记录和用电用水记录,证明公司在陈某离开后并没有实质经营,也不存在继续的亏损问题。还提交了同类案件的判例。这些调查取证成为了二审法官自由裁量时采信上诉理由的重要因素。

Copyright © 2020 江苏名仁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2020061974号 技术支持:苏州网络优化
菜单 业务 案例 联系